您所在的位置:剑网3 >> 剑侠史记 >> 游戏小说

游戏同人小说:《西风飒飒(策藏)》

2016-04-06 作者:@终不离8 来源:weibo

导读游戏同人小说:《西风飒飒(策藏)》

  有人说,人的一生就好像是树上的叶子。从初生的盎然之意,到盛夏的郁郁葱葱,最后再伴着萧瑟的西风从枝杈上飘离。长河月冷,是日如旧,等到漫漫的白雪褪去后,书又翻到了全新的一页。

  若不在最好的年纪做些什么,当真的枉费了人世这一遭。

  我,李凉西,身为天策府将士注定是要将这七尺身躯交付于大唐山河,付手中金戈,战一方凭栏,护一世柔肠。

  很多年后,我开始老去,渐渐长大的儿孙和满头的华发告诉我,大唐不再需要我去镇守。自古英雄如美人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

  浮生清闲,原本是再好不过的。只是,不知怎的,我脑海里竟不停的浮现出一个身影,一个身穿黄色锦衣的身影。

  起、那年春 除去花开不是真:

  初识他是在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一个扬州的早春。他面容温文如玉,一袭黄色衣衫,折扇轻摇,站在水云坊里不知迷煞了多少情窦初开的少女。

  我和他年纪相仿,武功也在伯仲之间。便时常在私下切磋武艺,一来二去,便也渐渐相熟起来。

  “天策府归德中郎将李凉西,”我和他席地并肩坐在地上,扭头问他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我叫……”他轻笑了一声“我叫叶立风,西湖藏剑弟子。”

  人道是,君子如风,藏剑西湖。叶立风,立君风之谣,果然是个好名字。叶立风是钱塘叶家的宗室子嗣。和其他叶氏宗亲一样,自幼便拜入藏剑山庄成为藏剑的弟子,修习四季剑法。除了剑法了得外,也是抚得一手好琴。我一个粗人,不懂什么七弦风雅,每每他抚琴时,我则是一壶清酒坐在他身边,当一个安静的观众。

  他临回藏剑山庄的前一晚,我们坐在桃花村一户小房的屋顶。映着月色和飘落的桃花,他十指拨桐弦,中有太古之声。而我,却是有些喝醉了。朦胧醉意中,他的侧脸越发的清俊柔和,恍惚间,我竟将他看成了女子。

  “立风,”借着醉意,我戏谑道“你要是个姑娘定会是个美人。不知,你家里有没有和你长得像的姐妹,要是有,我一定娶她为妻。”

  他琴声戛然而止,却也不恼,只是笑道“我家里还真有一个和我长得有八九分相似的妹子,什么时候你来我家,我介绍你们认识,如何?”

  “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我仰头将壶中剩余的残酒 一饮而尽,“不许食言!”

  “绝不。”

  那天,我不知他是何时离去的,只知道次日醒来时,叶立风已跟着藏剑的人顺水路离开了扬州。酒梦初醒,我晃了晃有些发痛的脑袋,方才想起昨晚说的那些胡话,不禁暗自嘲讽了自己一番。

  推开轩窗向院内望去。扬州驿馆内的桃花开得正旺,却不见叶立风站于桃树下摇着折扇轻轻念着那些我听不懂的诗句。

  承、西子畔 风吹平湖断留霜

  一年后的早春,我偶得机会前往藏剑山庄。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,藏剑山庄比邻西湖而建,风景秀美自是不必细说。然而有些失落的是,我并没有在藏剑派来迎接我的人中看到叶立风。

  在天泽楼用过午饭后,我独自一人沿着西湖岸边闲逛,不知走了多久,忽有一阵清歌伴着有些料峭的春风吹了过来。闻声望去,湖岸的垂柳下,那是一身穿黄色衣裙的女子正哼歌,映着西湖水打理妆容。水面上映着她俏丽的容颜,好看极了。

  那女子似是注意到了我,起身拂了拂衣袖,冲我笑道“你还认不认得我?”

  我从未结识过任何藏剑山庄的小姐亦或是女弟子,眼前这位姑娘只是觉得有些面熟,但记忆中却不曾有她,又何来认得一说?

  我只得拱手行了个礼道“还请姑娘明示!”

  那女子明眸顿时黯淡了下去,“你果然,认不出来我来了么……”

  我猜想这姑娘可能是认错了人,见那女子启唇正欲说什么,忽一声“萨萨小姐!”将她打断,但见一名做藏剑侍女打扮的姑娘分急促的跑了过来,“萨萨小姐,可找到您了!二庄主找您有急事,让您马上去楼外楼一趟!”

  “这就来,”黄衣女子应了一声,转身对我微微颔首示礼,便随那侍女向楼外楼的方向走去。

 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不知怎的,我想起了那天同叶立风开的玩笑,若他有个妹妹,我一定会娶其为妻。听刚才那侍女唤她“萨萨小姐”,又说是二庄主找她,我想,她是二庄主叶辉之女,而立风只是叶家宗室之子,他的妹妹却是不可能是她了。

  再次见到叶立风约莫是在当天的二更时分。

  夜里难以入眠,我所幸穿上外衣去院落中走上一走。走至观鱼港附近,便有一阵熟悉的琴声飘来,我放眼望去,观鱼亭内那身穿黄色锦衣的翩翩公子正是叶立风。他坐在台阶上,比邻着渠内的池水,借着月光,抚着那首在桃花村抚过的曲子。此时万籁俱静,天地间唯剩下他的琴声与池中锦鲤游动的声音。

  我向往常一样,轻声走到他身边坐下,他竟理也不理我,淡然自若的撩拨着手中的琴弦。一曲罢,他十指抚平琴弦,转头对我说道“这么晚了,李将军居然还不去休息。”

  “你不也是么?”我笑着回答。

  “有心事,睡不着啊。”

  “什么样的心事能让你夜不能寐,说出来也许会好过一点。”

  见叶立风叹了口气“我喜欢上了一个人,心心念念等了她许久,可当她却说不认得我了,你说,这好不好笑?”

  我久经沙场,并未经历过什么儿女情长,只得安慰他道,“像立风你这样一表人才,家世武功又好的男人简直是地上难寻,世上好姑娘那么多,既然人家心里没有你,你又何必对她一人心心念念不忘?”

  谁知他竟白了我一眼“就知道你们这帮糙汉子不懂得什么叫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”

  我被他骂的有些莫名其妙,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,我们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并肩坐在台阶上却也是自得其乐。我还在思考他方才为何发怒时,却听见水渠对岸一孩童玩耍的声音传来。那是一名身穿黄色衣裙的小女孩,约莫有十岁出头的样子,寒冬刚过,地上的雪还有些许没有化掉的,那小女孩竟蹲下身玩起了地上的雪,时不时的发出天真无邪的笑声。

  叶立风叹了一口气,道“那是我妹妹叶楚楚,这个死丫头半夜不睡觉,竟然跑出来玩雪。”随后,他转头对我说道“看来我得把她抓回去睡觉,先回去了。”

  我轻“嗯”了一声,他再次冲我笑笑,便将古琴往身后一背,使用轻功微踏水面向叶楚楚飞身而去。我与他们二人的距离有些远,一时间听不清楚他们在讲什么,只是不多时,叶立风便领着他妹妹楚楚转身离去。

  见过叶楚楚后,我再想想那天酒醉后的婚约,不由觉得好笑。叶楚楚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,而我已然有二十五岁,若我真娶了叶楚楚,便如同娶了个女儿回家,不知那晚叶立风是不是同我一样喝醉了,否则怎会开这种玩笑。

  第二日一早,我便随天策众人返回洛阳,在藏剑送行的众人里,仍是没看见叶立风的身影,却在远处一颗垂柳下,叶萨萨一袭黄色衣裙,撑着伞远远的目送着我们离去。我不知她在那里站了多久。我站在船尾的甲板上,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,船越行越远,整个藏剑山庄都沉浸在烟雨朦胧中。肩头上忽传来一个力度,我回头一看,那是李承恩统领拍了拍我的肩,低声道“凉西,进去吧。”

  转、安史乱,誓言长伴青山眠

  安逸的生活总是让人忘记了所有的忧虑,就这样战争毫无预兆的爆发了。昨日还是歌舞升平的大唐,今却是狼烟四起,满目疮痍。天策府是大唐的最后屏障,而我身为天策府的一员,要为大唐流尽最后一滴血方敢赴死。军人本就是为战争而生的,对于生生死死,我心中早就没有了多少恐惧。

  只是我没想到,在前来增援的江湖侠士的队伍中,我看见了叶立风。他身负轻重二剑,依然是一袭黄色的锦衣,只是脸上比从前多了一份坚毅。

  他说“国破家何在,你手中的长枪保家卫国,我身负这轻重二剑就去保护我所珍视的人。你战一方凭栏,我则护一世柔肠,如此,再好不过。”

  “被你爱上的那个人真的很幸运。”

  “她啊……”他无奈的笑笑“她是个傻子……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……”他望着远方,良久方才缓缓开口“凉西,”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叫我“等战争结束后,我将我妹妹介绍给你,你娶她为妻可好?”

  我脑海中浮现出叶楚楚那张稚嫩而纯真的脸庞,却只得笑笑说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要是我战死了,你妹妹还没过门可就成了寡妇,你舍得么?”

  “呸!”他啐了一口“净说些胡话,你,李凉西会长命百岁,儿孙满堂!至少,我不会让你死在我前面。”

  却不想,他的话竟然应验了。

  两军对阵,霎时间刀光剑影,血肉横飞。我身边的兄弟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,而我的一条腿已被羽箭射穿,铠甲上也被鲜血染透,只觉得眼皮重的很,身体也累得很。假如,这样睡过去,就可以结束了吧。但,我不能就这样睡过去,我已立下誓,血尽力竭,方敢赴死。

  叶立风锦袍早已是血迹斑斑,身上的伤口却是也不少,俊美的脸上染满了血污。却见他牙根紧咬,解决掉身边一个狼牙军后,对着急于攻过来的叛军,他冷笑一声,扔掉了手中已卷刃了的问水剑,背手摘下后腰上别着的山居重剑,后头对我哽咽道,“等一下,你把眼睛闭起来,一下就好。我不想让你看见……”

  “你要做什么!”我想伸手去拉住他,不料身上剧烈的疼痛迫使我跌坐在地上。

  这次他没再说什么,只是对我凄然一笑,然后黄色的身影就拖着重剑冲进了人群中,之后便再也没出来过。

  我不知道我是何时醒过来的,只知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军医的营帐中。他告诉我,与我同去的那位藏剑的公子已经不在了,战场上太多的残骸,根本分不清谁是谁的哪一部分,所以,就一起葬了。

  突然想起,很久很久以前,在扬州的桃花村中,我曾与他开玩笑说“若是我哪天战死了,还劳烦立风贤弟美酒一壶去祭奠我。”而今,我想去祭奠他,他却连尸骨都找不到了。是啊,就像军医说的那样,他已经不在了。

  合、天下定,不见人间去风华:

  历经七年半的安史之乱终是在史朝义自尽不久后画上了句话。再回首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唐,不禁让人唏嘘。七年来,我看过了太多的杀戮与残酷,太多的无奈与悲伤,太多的不舍与决绝。

  很幸运,我在这场战争中活了下来,并在君王归朝后加官进爵,但叶立风却再也回不来了。我经常会想他,不知不觉,时间就这么过去了,他永远停留在二十出头的年纪,而我却早就过了而立之年。

  他在世的时候曾三番两次要将自己的妹妹嫁我为妻,现在想来,若我娶了叶楚楚,也算了了他一桩心事。

  再次来到藏剑山庄的时候,叶楚楚已经是名十八岁的聘婷少女,只是她的眉目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  “楚楚,”西湖边的垂柳下,我轻声问她“你可愿嫁我为妻?”

  少女则“嗯”了一声,随即娇羞的低下了头,脸颊红的像是天边的晚霞一样。

  新婚之夜,我揭去楚楚的盖头,轻抚她如花似玉的脸蛋儿,欣慰笑道“你哥哥在天之灵该安息了。”

  谁知,她杏目圆睁,诧异道“哥哥?我从来就没有哥哥啊……我只有一个姐姐,叫飒飒,”说到此处,她神色有些黯淡,“不过……姐姐死在了安史之乱中……”

  “哪个飒?”我忙问道。

  “立风。”她说道“立君风之谣,是为飒。”

  透过喜烛的火苗,我似乎看到了叶飒飒一袭黄色衣裙站在那里,凄美笑道““他是个傻子……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傻子……”

  “相公……你……没事吧……”r> “哦……我没事,”我方才回过神来,看楚楚脸上满是焦急的表情,我淡然一笑,拉过她的手放在我的手心里,“夫人,我李凉西发誓,定穷尽一生去爱护你,保护你,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。”

  楚楚温婉一笑,将头埋在我怀中,我顺着火光望去,叶立风站在那里,冲我欣慰的笑了笑,他张嘴似是要说什么,但我却听不见,末了,他慢慢消失在火光中,再也没有出现。

  后记:

  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,我似乎也将叶立风与那段往事渐渐淡忘。直到猛然意识到我的小孙女诺灵已经有十七岁时,我才发现我真的已经老了。

  诺灵这丫头自幼和我在军中长大,性格竟与男孩子无差。平日里行走江湖也皆是一身男装,对此,楚楚没少训斥她,“姑娘家就要有姑娘家的样子!你看你,将来遇到心仪的男子人家还不把你当成兄弟看待!”

  “哎呀奶奶,”诺灵小嘴一努,随即笑道“要是真的像您说的那样,我就告诉他,我家里有个和我长得有八九分相似的妹妹,你什么时候来我家,我介绍你们认识如何?”

  ----------------西风飒飒.完--------

玩家评论